排列五走势图 > 君阁 >

迷踪档案夺命之旅

发布日期:2018-11-12 13:41来源:未知

  子夜的折多山正值肃杀的冬季,318国道宛如一条巨龙盘绕在山间,道路两旁有零星的积雪,除了忽明忽暗的些许车灯外,就只剩无边无际的黑暗。

  突然一束灯光由山顶蜿蜒向下,发动机低沉的声响由远及近打破了黑夜的寂静。在U形弯处三菱车如脱缰的野马般驶离路面,进而冲下百米悬崖,拥入死神的怀抱。是谁夺走了他们的性命?

  代洪国在西藏昌都地区江达县已经做了多年的蔬菜生意,人到中年的他有一双儿女和年过八旬的老母亲在老家四川宜宾生活,妻子红梅几年前因病去世后,肩上的担子越发的沉重,他一年到头也鲜有时间回家看看。

  对母亲的担忧注定让代洪国一夜无眠。一大早他就给同在江达县的老乡邓林打电话,让其帮忙照看几天店铺,他准备驱车回家。为了尽可能的节约路上开销,代洪国又先后联系了六位拼车乘客一路同行。

  代洪国驾驶的是东南三菱的体彩排列五,这辆车是一款七座MPV,车龄两年,车况良好,虽然时间紧张,但出发前代洪国还是对车辆进行了基本检查,确认一切正常后他驱车前往约定地点接人。首先上车坐在第二排的是张国兴、张国强和刘建军,他们仨都是来自四川乐山的建筑工人。江达县地处青藏高原县城海波3200米,11月下旬建筑工地就只能停工等待开年,于是三人在包工头的安排下乘车返乡。之后陆续上车的有李华、陈戈和王佳,刚20出头的王佳和代洪国的女儿年龄相近,他特意把副驾驶的位置留给她;李华和陈戈都是不到30的大小伙,李华腿上有伤,上车时刘建军主动将第二排的座位让给了他,自己与陈戈坐到了第三排,令刘建军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个小小的善举将会在不久之后挽救了自己的生命。

  一切安排就绪出发已经是下午两点,常年穿行川藏线的代洪国深知要想明晚到家,今夜必须赶到康定,他驾车沿317国道一路疾驰,预计晚上八点到达甘孜县吃晚饭。

  作为车上唯一的女性,或许是处于自我保护,王佳一上车就带上墨镜插上耳机睡觉,偶尔被后两排的聊天吵醒。看着身旁与父亲年龄相仿专注赶路的代洪国,那黝黑略显苍老的面庞,她不由心疼也越发思念家中的父亲。

  “代师傅,小姑娘说的没错,咱从江达出来除了上厕所你都没歇过,再这样跑下去你吃得消吗,要不咱歇会?”

  前方突然出现了闪烁的灯光,伴随着的是急促地喇叭声。代洪国一下惊醒,此时车已经越过中心实线,偏向了对向车道,代洪国猛打方向盘,好险,一辆货车擦肩而过。

  代洪国吓出了一身冷汗,他降下车窗。一股凉风涌入车内,瞬时他被吹得一哆嗦,倦意全跑。缓解了疲惫,代洪国专注地开车。车按时抵达了甘孜县县城,停在了一家川菜馆门前。

  饭店老板魏强被七人进门的状态给逗乐了,在317国道旁已经营十余年“邛崃饭店”的他,深深理解在川藏线长途跋涉的艰险。这几年政府基建投入大,藏区国道、省道路况都有较大幅度地改善,想起刚来甘孜县的那几年,每次往返一趟老家邛崃都被折腾个半死,到地儿下车时感觉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菜点好后魏强安排厨师开始忙活。因为已过饭点,店内只有三位男子在用餐,代洪国一行人进来以后就吸引了其中一位老者的目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老者的心头。老者与同行的二人悄声嘀咕起来,话语间三人不住地摇头。正对着老者王佳发现了三位男子的异样,压低头对六人指了指对面。

  “我们今天中午从昌都江达县出发,去往内江因为赶着回家办事,所以一会儿吃完饭还得继续赶路,争取今晚到康定。”

  “师傅,我觉得刚才老者的话你还是听一下。不说别的,你看现在已经八点,甘孜到康定还有六个多小时的路程,加之这几日气温骤降沿路定有积雪,代师傅这一路都得你一个人开车吧?”

  “确实是,再怎么我也得考虑大伙的安全,我常年跑川藏线心里还是有数的,天气预报我也看过沿路近几日都没雪,我一朋友昨日刚过折多山,山上也只有零星的积雪。我已经有十多年的驾龄了,安全问题还是心中有数的。”

  张国强、张国兴兄弟的话刚落,桌上另外四人就纷纷点头同意。说话间,众人都已经吃好,放下了碗筷起身继续赶路。

  一车人都被逗乐了,一扫刚才压抑沉闷的气氛。说说笑笑间,一晃已到深夜十二点,除了代洪国一车人都沉沉睡下,代洪国看了眼身旁跟自己的女儿年龄相仿的王佳,想着明天就能见到家人,心里一暖。他晃晃脑袋、喝口茶,消减些许困意,注视前方道路继续前行。

  而此时代洪国正驾车往前赶。凌晨一点,车行至“康巴第一关”的折多山山下,路面出现颠簸,惊醒了睡梦中的李华,他企图伸直一下受伤的腿,但是在狭小的车空间里,这似乎成了难事。

  冬夜的折多山寒冷萧瑟,318国道宛如一条巨龙蜿蜒盘旋在山间,道路两旁有零星的积雪,与山下30公里外的康定市灯火辉煌相比这里除了忽明忽暗的些许车灯外,就只剩无边无际的黑暗。预测排列五精准预测孤独地行驶在山路上,车灯成了黑暗中唯一的光亮。发动机低沉的声响打破了黑夜的寂静,但是仍不能消除黑夜、寂静带着代洪国的一丝恐惧,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车差点驶离路面,惊得代洪国一声冷汗,这一状况让代洪国心里打起鼓来,难道真的被老者说中,自己难逃血光之灾?代洪国不愿意往下想,他猛地摇了摇头,重新挂档起步,他睁大了眼注视着前方。

  “我还好,刚才不知道怎么了,像中魔一样打晃了。现在我们在海拔四千多的地方,这儿气温低又缺氧,在这休息风险太大,我看还是一口气到康定在休息吧。”

  李华看着窗外的积雪,耳畔传来呼呼的风声,也就不再言语了。让李华没想到的是,他这一妥协竟会在十分钟后让自己和张国强、张国兴葬送了生命。

  代洪国深知折多山的盘山公路素有“九曲十八弯”之称,他试图早些逃离这危险之境,可一个接一个弯道消磨着他最后的一丝意志。

  在经过一个U形弯后一段长下坡路映入代洪国的眼帘,他心想终于能缓一下了。然而,他惊奇的发现亡妻的容颜出现在了道路前方,她冲着代洪国会心地笑着。红梅!代洪国正想呼喊亡妻的名字,她却消失了。道路路面变宽了,再往前是无尽的黑暗。

  忙碌了一上午的李工程师正准备去楼下小餐馆饱餐一顿,刚走到电梯间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来电显示——“康定市交警大队王警官”,李工忙接起电话。

  “你好,李工。今天凌晨折多山发生一场严重单车车祸,造成三死四伤,市州两级领导都非常重视,决定委托们鉴定所对事故车辆整车技术性能,事故前车辆行驶速度进行鉴定。你看你们所能尽快派出鉴定人员到达事故现场吗?”

  “李工,虽然夜晚能见度低但也不至于直接开车冲下百米悬崖,是刹车故障、转向故障还是其他原因。”

  “还是别猜了,我们还是根据现场勘验情况结合相关标准、技术资料再做判断吧!我提醒你啊,事发地点在折多山半山腰,风大海拔高又在路基下一百多米,到达后一切要听从指挥、注意安全。”

  抵达康定在办好委托鉴定手续后,李工与小张立即赶赴事故现场。事发地点位于318国道折多山段一处U形弯处,车辆残骸七零八落的散落在一百多米的山崖上,还残留着斑斑血迹。李工对事故现场、受损车辆进行仔细勘验,对车辆第一落地点距车辆冲出路基处的距离、山崖的坡度等数据进行测量。

  “李工,为什么车上7人,坐在主副驾驶位置和最后一排的四人只是受了重伤,坐在中间一排的三人却死了呢?”

  “你来看,主副驾驶位的安全带显示,事发时坐在这里的二人是系了安全带的,在翻滚中,他们受到了安全带的保护,所以只是受伤。你在看第三排位置,是不是空间小啊?”

  通过数小时的现场勘验,李工对案件整体情况有了初步的判断。几天后鉴定结果出来:预测排列五精准预测技术性能符合相关国家强制标准。三菱车事故前行驶速度也计算出来。根据鉴定结果结合案件其他证据,最终判定本次事故是由于三菱车驾驶员代洪国疲劳驾驶导致车辆冲出路面坠落悬崖。

  在预测排列五精准预测冲下山崖的瞬间,代洪国心中一定是充满了悔恨,如果在饭馆听了老者的劝,如果不是只顾一己私利,他、他、他…也许还活着……

君阁